外链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513排名系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查看: 3|回复: 0

知晓:第27章 误会

[复制链接]

8万

主题

8万

帖子

235

积分

初级VIP

Rank: 1

积分
235
发表于 2021-4-12 13: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蚕丝被

沈司墨抱着楚蔻滚烫的身子,准备好往医院跑,言域劝阻了他。“大哥,去医院也也没用。”他很沉重的地说,沈司墨也明白了。“也没别的办法了吗?”沈.墨也不是不想拥用楚蔻,不是不“大哥,去医院也没有用。”他沉重的说道,沈司墨也明白。。...我不是野人

沈司墨抱着楚蔻滚烫的身子,准备往医院跑,言域制止了他。

“大哥,去医院也没有用。”他沉重的说道,沈司墨也明白。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沈.墨不是不想拥有楚蔻,而是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拥有她,另外他也怕她醒来后悔。

“还有一个办法......”言域想了想说。

“什么办法?”

“忍着,用其他方法转移注意力,直到药效过去,但是这个方法必须要有严重的自制力,不是她要有,而是你。”言域顿了顿。

沈司墨不是怀疑楚蔻坚不坚持得住,而是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得住,他对她的自制力几乎为零。

酒店的房间里,楚蔻极力忍受着药性的折磨,而沈司墨却忍受着楚蔻的折磨,两个人都不好受。

再加上楚蔻从来没对自己表态,即使她是有点喜欢自己的,可是如果她醒来后后悔了怎么办。她的性子他了解,即使有时软绵绵的,但是她做了决定就不会回头了,所以自己即使忍不了也要忍。

此时的楚蔻,早已意识不清,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情看的沈司墨有些心猿意马,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在楚蔻面前不堪一击。

“嗯~好难受。”她呢喃的咕哝着,软软糯糯的,撩人心扉,双手也不安分,动来动去的。

沈司墨想把她抱到床上,只是刚刚想把她放下,一条玉臂就攀上了他的脖子。

“蔻儿,别这样,快放开。”他难耐,只因为是她,他必须忍耐。

她的玉手攀上了她的他的胸膛,扒开了他的衣服,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摸索,像是在探索什么宝贝,沈司墨稍微一侧身躲开了她。

“别动!”她生气的叫道,这个东西怎么这么难控制,还动来动去的,真不听话,娇憨的样子惹得沈司墨心中一片柔软,但是现在并不是温柔的时候。

“蔻儿,不要再撩我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在面前,却不能碰她,简直是酷刑。

楚蔻递上了自己的粉唇,样子娇憨无比,沈司墨只觉得脑子如同炸开了花一般,微闪着光,“司墨,救救我......我难受。”

沈司墨没法,他不忍心看着她难受,就算她明天把自己踢下床,自己也认了。

昏暗的灯闪着暧昧的光,映出墙上摇曳的身影,经久不息,月儿羞答答地藏在云朵里。

衣衫散乱,满室旖旎......

一番云雨后,沈司墨看着她睡着的脸,只觉得心里满满的。

她脸上还没退去的潮红,见证着她刚刚经历了什么,突然她被脸上的触感惊醒一声,眼睛睁开来。

沈司墨看着她忽然惊醒,突然有点慌,万一她生气怎么办?要是生气了她会怎么做?

“蔻儿,今天这件事情虽然是你中药,但是没把持住是我的责任,你要打要骂都可以,只要不说离开我都可以。”他连忙道歉,生怕她吐出什么他不想听的话来。

“噗!”她笑了出来,“混蛋,都不温柔一点,好累啊,哼,再也不理你了。”

“那我下次温柔一点好不好?”他看到她并没有意料中的反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哼!你还想下次?”她美目含怒的看着他。

“蔻儿,难道你不喜欢吗?我可是记得有个小笨蛋明明喜欢的要死,还不要承认?”他有些痞痞地说。

“流氓!”她羞极,转过头去,不理他。

“蔻儿,终于拥有你了,真好。”他脸上一副拥有了全世界的表情,让楚蔻感动得红了眼眶。她知道他对她的付出,她不后悔今晚将自己给他。

看到楚蔻红红的眼眶,沈司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现在为什么又哭了呢?

“蔻儿,不哭不哭,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对不起,蔻儿,还疼吗?我去给你买点药。”他心疼的安慰的说。

“傻瓜,别去,我不疼,我只是太感动了。”她笑他的傻,也感动他对她的在乎。

“不疼了就好,蔻儿,我保证下次不弄疼你,我保证。”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却让她红了脸。

“好累,我要睡觉了。”她害羞了,极力掩盖着羞涩,沈司墨也知道她累了,便陪她一起进入了梦乡。

他们相拥而眠,一夜黒甜......

“啊!”

此时在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里,叶橙橙双手抱着被子,大声的叫着。

而罪魁祸首此时正躺在她旁边。

“大清早的吵什么,再睡会,别吵!”他还没醒,昨晚折腾那么久,以及凌晨四点才睡觉,真的是累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她慌张的说道。她一早醒来就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不着一缕的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昨天晚上跟她吵过架的臭男人。

“你说呢,这不是很明显吗?嗯?”他邪魅地说,还刻意将身体往她身边移动一下。

“你......流氓!你趁人之危!”她大叫着后退。难道自己守了十几年的清白就这样没了吗?嘶,想想就肉疼。

“趁人之危?不知道谁昨天晚上对我又抱又亲,热情如火,本少爷不是柳下惠,瞧你还有点姿色,还那么热情,就便宜你了。”他吃亏的说。

“你的意思是你还亏了,姐姐我的清白都被你毁了!”她不服气的说。

想着自己的清白给了这么一个混蛋,她真的是无比的惋惜啊。毕竟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女人,虽然她向来比别人乐观,但是此时还是掉了眼泪。

“哎,你别哭呀,我什么都没对你做过。”他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了,连忙安慰他。

“都这样了,你还说你什么都没做,哼!流氓!还不想承认?”她气死了。

“真的,女人,你是不是傻啊,听你说的,你还是处女吧,为什么床上没有落红?”他一一给她解释。

“这么说,我没有被你那什么了?可为什么会有这个?”她不哭了,指了指脖子上的吻痕,身上也是很多的吻痕。

“咳!那个,谁让你昨晚那么热情如火,我可是男人。幸亏爷悬崖勒马,昨天晚上照顾你那么久,我都快累死了,不收点儿利息怎么行?”他痞痞地笑到。

“哼,流氓!”她气极。不过还是有点高兴的。

“怎么,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你面前,言三少爷都能不动如山,难不成......你不行?”知道自己的清白还在,便回复本性,调戏起他来了。

“该死!女人你说什么?”男人都讨厌质疑自己能力的人,看来要给他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了。

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你要干什么?”她警惕的问道。

“你不是说我不行吗,我要让你看看我行不行?”他做势要吻她。

“停停停!我错了,你行,你很行,求大爷放了小女子吧?”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暂时不跟他计较。

他翻身,倒在一边,好久也没听见他说话,“言域?言大流氓?”她试着叫到。

“别吵,让我睡会!”他模糊不清的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 外链吧 | 五金修配网 | 免费优化 | 财通街 | 链接购买
  • 在线咨询
  • 网站优化

  • 正规网站优化群

    QQ|手机版|小黑屋|外链吧|外链吧 ( 豫ICP备17032527号-5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GMT+8, 2021-5-6 06:26 , Processed in 0.027093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