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链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513排名系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查看: 8|回复: 0

聊一聊第17章 水漫金山

[复制链接]

9万

主题

9万

帖子

248

积分

初级VIP

Rank: 1

积分
248
发表于 2021-4-12 16: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蚕丝被

医院离顾北杨的住所并不算远,打出租车迅速就能赶往。向暖怕母亲看见了昨天自己身上那些痕迹,特意穿了高领的长袖衬衫,虽然走路时姿势有些古怪,她没办法掩盖住。“暖暖的,你来了?腿向暖怕母亲看见昨晚自己身上那些痕迹,特地穿了高领的长袖衬衫,但是走路姿势有些怪异,她没办法掩盖。。...我不是野人

医院离顾北杨的住所并不算远,打车很快就能赶到。

向暖怕母亲看见昨晚自己身上那些痕迹,特地穿了高领的长袖衬衫,但是走路姿势有些怪异,她没办法掩盖。

“暖暖,你来了?腿怎么了?”

“没事儿,昨天摔了一跤,问题不大。”

“你这孩子,多大的人了,走路还不小心,处理了没?能让你走路都这样,肯定不是小伤,刚好在医院,妈带你去看看。”

向暖抵不过李慧琳强硬的态度,只能跟着李慧玲去找护士,结果她穿的是紧身裤,根本没办法从下面挽到膝盖,只能从上面脱,这样一来,李慧玲和护士就看到了她大腿根上那些暧昧的指痕。

李慧玲有些不好意思,转头退了出去,小护士红着一张脸给她处理伤口。

果然,向暖一出去,李慧玲就拉着她,问李昊东是不是欺负她?向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装做害羞的样子,让李慧玲别问。

李慧玲见她这样,以为是小夫妻的情趣,也没好意思再问下去。

她这次喊向暖过来,不过是年纪大了,又一直关在医院,女儿不在身边,儿子躺着不醒,自己身体也不好,一时感伤。

陪了将近两个小时,本来好好的天突然雷声整整,紧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雨滴,向暖没带伞,想起家里窗户没关,没敢再耽搁,跟李慧玲说了一声就离开了医院。

向暖走后,李慧玲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李家还需要向暖去洗衣服,回家关窗?不是有佣人吗?

路边的出租车根本打不到,来一辆就有人抢着上,公交车也没有,向暖狠了狠心,直接冲到雨里跑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向暖才跑到小区门口。

门卫开门的时候看她没伞,递了一把过来,她笑着拒绝了门卫的好意,反正都淋了一路,也不在意接下来这点儿路程。

等她开门进去,果然见阳台上水在往屋里漫,窗帘已经湿了,被风吹着晃动,还有雨在往里飘。

向暖鞋都来不及脱,先把窗户给关了起来,谁知地板因为有水的原因,滑的很,她跑得又急,摔了个大跟头,趴在地上一时起不来,心想自己这辈子是不是跟摔跤杠上了。

门在这个时候再次被打开,顾北扬提着包走了进来,手机还被举在耳朵边上,耳边依旧是无人接听的提示。

而他打的对象,此时正浑身湿漉漉的趴在地上看着他。

顾北杨没动,等着向暖自己爬起来。

阳台那一块有多糟糕他也看到了,并不想过去。

向暖也没指望顾北杨会拉自己,撑着地板慢慢站起来,觉得脚上的鞋碍事,干脆脱了拎手里,准备放到门口去。

而顾北杨就立在门口,一直盯着向暖,表情上看不出喜乐。

向暖在心里给顾北杨下了一个定论:看见自己这么狼狈,他应该是开心的,而家里成这个样子,他肯定又是生气的。

“向暖,你去看你妈,结果把我家搞成这个样子,我是不是还得再请个保姆?我买你可不是只为了上.床用的。”

“顾先生,对不起,是我的疏忽,等会儿我一定收拾干净。”向暖只能选择服从。

“是得收拾,你就是跪在地上舔,也得给我舔干净!不然就让你妈来。”

向暖一听顾北杨侮辱自己母亲,忽略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怒从心起,“顾北扬!我和你之前的事是我和你,别扯我家人!”

“你不就是为了你家人,为了钱,才当我炮友吗?”

顾北杨捏着向暖的下巴,生生将向暖朝自己这边拉了过来,“不对,炮友都算不上,顶多是个玩具。”

向暖心里又是一涩,只能期盼着,哪天顾北杨玩够了,能放过自己,如果她还有那条命的话,一辈子都不会再和顾北杨接触。

“向暖,别这么看着我,学学小区门口的大黑,观察一下它是怎么看人的,明白?”

大黑,是小区门口的一条看门口狗。

“放开,我去收拾屋子。”向暖咬牙。

闻言,顾北杨真将向暖给放开了,顺便上下打量了一下她。

向暖的穿着没问题,只是淋了雨以后,白色衬衫贴在身体上,肉色内衣上的花纹都能看见,顾北杨脸色又暗了些。

想着向暖这样一身走在街上,他心里就莫名堵得慌。

“向暖,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就穿着这身在外面勾.引男人?”

“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看看下一个金主?”顾北杨毫不吝啬的嘲讽。

“顾北杨,看我淋成这样,几乎赤.裸,丢脸丢到家,你不是应该开心吗?怎么,你嫉妒?”

向暖也是被逼急了,一时口不择言,把心里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却听见顾北杨一声嗤笑,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向暖,我是个商人,既然花钱买了你,就不是用来给大家观赏的,等我哪天玩够了,可以考虑把你送出去,那些老头子应该会喜欢。”

说完,顾北杨便转身去了书房。

向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忍住了把手里鞋砸向他的冲动,转身去卫生间拿拖把。

早上刚拖了一遍,现在还得再来。

期间,湿衣服一直在她的身上。

收拾完,头发已经干了一半,衣服也要干不干的,向暖这才有时间去洗澡。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手也抬不起来。

头发吹了个半干,她出来奔着床就去了,躺下去的那一刻,觉得整个世界都很安静。

另一边,顾北杨处理完带回来的事情才从书房里出来,窗帘明显已经被洗过,烘干后又重新挂上去的,地板也擦得反光。

外面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只剩下夕阳的余晖,顾北杨从厨房倒了杯水端着,站在阳台上看落日。

向暖没来的时候,窗帘几乎没被拉开过,他进屋就开灯,闷在书房里处理文件,处理完了睡觉。

家跟酒店没区别,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睡的地方。

现在多了一个向暖,或多或少会有些改变,可并不能改变他回来的目的。

至少现在向暖活得还算舒坦,而向暖舒坦了,他就不舒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 外链吧 | 五金修配网 | 免费优化 | 财通街 | 链接购买
  • 在线咨询
  • 网站优化

  • 正规网站优化群

    QQ|手机版|小黑屋|外链吧|外链吧 ( 豫ICP备17032527号-5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GMT+8, 2021-5-15 22:45 , Processed in 0.024226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