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链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513排名系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查看: 5|回复: 0

研究发现第27章 少说废话

[复制链接]

9万

主题

9万

帖子

250

积分

初级VIP

Rank: 1

积分
250
发表于 2021-4-12 17: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蚕丝被

“你求我?你凭什么求我?你会觉得你有什么能耐让我对你怎么样?”宫沫涵的语气非常的冰冷,顿了一下眼神当中带着挑.逗,“哦……我明白了了,你当然是希求非常不满才会故意地说我要宫沫涵故意扭曲她话里的意思,他就是不让她这么轻轻松松的活着,他要让她有压力,甚至要让她时时刻刻都在害怕着他。。...我不是野人

“你求我?你凭什么求我?你觉得你有什么能耐让我对你怎么样?”宫沫涵的语气相当的冰冷,顿了一下眼神当中带着挑.逗,“哦……我明白了,你肯定是欲求不满才会故意说我要你做什么都可以的吧?不过,你大可放心,等你出院了,我会尽一切的满足你。”

宫沫涵故意扭曲她话里的意思,他就是不让她这么轻轻松松的活着,他要让她有压力,甚至要让她时时刻刻都在害怕着他。

“你……你怎么每次都说这么无耻的话?”施诗是真的被他给气得说话都变得有些吃力,她真的不知道这男人怎么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这种事情,难道真的如人们所说的那样,男人都是以下半身来思考事情的动物吗?

宫沫涵并没有因为她说的话而生气,拿过佣人手中的稀饭,“我宫沫涵向来都是这么的无耻,你之前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还有,把这些食物给我吃完,不然的话你自己看着办。”

虽然没有把威胁的话挂在嘴边,但这话完完全全就是一种威胁。

“我真的吃不下任何东西,只想喝水。”施诗根本没有胃口,虽然手上的疼痛让她感觉自己还活着,但要让她跟宫沫涵生活在一起,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生不如死。

“不行,把稀饭吃完再喝水,没得商量。”宫沫涵直接否定了她的话,伸手舀起碗里的稀饭吹了吹伸到施诗的面前。

他的行为不仅仅连他自己都吓一跳,就连佣人都用不可思意的眼神看着他。而他就当作无所谓一样继续着他的动作。

施诗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亲自给她喂饭吃,她整个人都愣住,就算再怎么不想吃,看他这架式不吃恐怕是不行的了。而且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冰冷,在无奈之下她只好乖乖的张开嘴让男人将食物喂进嘴里。

食物才刚刚喂到她的嘴角,她只觉得胃里翻滚的难受,险些吐了来,看着宫沫涵,“这是什么?怎么那么难吃?”

宫沫涵见她如此,先是闻了闻,觉得没问题了,一阵的纳闷,但还是回答了她,“用补药煮的稀饭。”

他的话才刚说完,施诗只觉得肚子难受的要命,马上示意宫沫涵离自己远一点,“快,快点让我,我想吐。”她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急速的苍白,“宫沫涵,麻烦让一让……”

她的话还未说完,整个人靠到了床边,吐了出来。

吐了好一会,她才吐完,等到她躺回床上的时候,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就好像虚脱了一样。宫沫涵看着这样子的她,她没有生气,而是带着关心的口吻问他,“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吐出来感觉舒服多了。”施诗不想看他的脸色,只好老实的回答他。

宫沫涵很显然不相信她说的话,不管说的是不是真的,他用最快的速度拨了出去,“凌飞扬,十分钟之后给我赶到病房里来,不然我拆了你这家医院。”

他的话相当有威严,让人听了觉得相当的恐惧。

果然,那个医生真的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赶了过来,而且眼情还有些着急。

他张嘴就说,“我说宫沫涵宫大总裁,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我正在开会啊,有什么事情非要我十分钟赶来?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工作也很重要啊?”语气当中带着满满的不服,且还带着一丝的不耐烦。

“少给我说这么多的废话啊,给我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西都还没到嘴里就吐了出来。”宫沫涵都不知道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很是着急。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呢?这是正常的反应好不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凌飞扬看了一眼施诗的脸色,原本还带着一丝紧张的神情总算是放了下来,一副很无语的表情看着宫沫涵。

宫沫涵不明白他话当中的意思,“凌飞扬,说话给老子说清楚一点。”

“她怀孕了啊,难道你家佣人没有告诉你?”凌飞扬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鄙视着他。

他这话刚一说出口,施诗只觉得如情天霹雳般的要将她给劈死,一时之间她竟反应不过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这事情会来的这么快?

宫沫涵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的阴霾,“打掉。”想都没想直接丢出两个字。

整个病房就这样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开口说一个字,静的连彼此的心跳声都能听得到。他,他居然要打掉这个孩子,竟然的留恋都没有。

怎么可以这么狠心?难道他不知道这孩子是他的?怎么就能下得了这个手?

施诗是绝对不会同意把这个孩子打掉的,这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命,他怎么可以如此的践踏?虽然她也很不情愿怀他的孩,可事实已经是个样子,她绝对不能不要孩子。

就算冒险逃走,她也要保住这个孩子。她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肚子里还未有成形的孩子。

对,她一定要把孩子保住,施诗一想到这个自己很不愿意怀上的孩子就要被宫沫涵这个无情的男人给扼杀,她的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很难受。

一个女人怀胎十月直到生下孩子,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呀,虽然施诗还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也没有想过要给这个男人生孩子。可是她真的不忍心不要自己的孩子。

她不会像宫沫涵一样无情的要扼杀了她。不行,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机会逃跑。

虽然她有很多牵挂,但她相信言子枫会好好的照顾着他们,有了言子枫她走了也放心,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

施诗的心里猛的一颤,他刚才那无情的‘打掉’两个字再次涌现。

她害怕了起来,绝对不可以让他有机会把孩子扼杀掉。不管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毕竟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她真的舍不得,也狠不下心。

她还记得以前跟言子枫在一起的时候便想过要跟他生一大堆的孩子,现在已经失去了最爱的人,连最亲的人都已经不要她,而且自己的妹妹还抢走了她的男人,所以说现在她剩下的只有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 外链吧 | 五金修配网 | 免费优化 | 财通街 | 链接购买
  • 在线咨询
  • 网站优化

  • 正规网站优化群

    QQ|手机版|小黑屋|外链吧|外链吧 ( 豫ICP备17032527号-5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GMT+8, 2021-5-17 09:23 , Processed in 0.024566 second(s), 2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